FC2ブログ
2018 09 <<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 2018 11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comment(-) trackback(-)

平安京四行五岔八弄九(1)

第一夜 鬼迷藏
「珞紗、醒醒!珞紗!」
我睡得迷迷糊糊睜眼,只見房間天花板的燈大亮,照出一個火紅色模模糊糊的影子………
「嘿!別睡!快起來!」
紅髮男人一把把我從床上撈起,我呆坐了幾秒,才終於認出這個擾人清夢的傢伙是誰。
「酒吞學長?」我抓起枕頭旁的手機,螢幕上亮晃晃的02:23看得我好想將手機砸到學長臉上:「你以為現在幾點啊?」
「凌晨兩點半吧!」酒吞童子不當一回事地說,又扯了我幾把、硬拉我下床:「好啦!快起床!那個遊戲要三點整開始玩,我們還有一些準備工作要做。」
「什麼遊戲?」我有種不好的預感。
酒吞童子,平安大學財經系三年級學生,是個學霸、學生會公關,為人海派豪邁,卻有個不為人知的秘密:他的真實身份是大江山鬼王,但是比起他是妖怪不是人類,更讓人驚恐的是他還是個靈異迷。
酒吞童子為妖的樂趣之一,就是帶著美酒小菜,找座鬧鬼的荒山野嶺孤墳破屋夜衝。我曾經問他:「你自己就是個鬼王了,人類的靈異事件對你有什麼好玩的?」
沒想到酒吞童子卻一本正經地回答我:「嚴格說來本大爺是妖王、不是鬼王,只是你們人類分不太清楚妖怪和鬼魂的差別。而且你們很多靈異事件其實也不是鬧鬼,而是怨念與詛咒,那就更有意思了。」
怨念與詛咒到底哪裡有意思我不清楚,我只知道拜酒吞學長喜歡找我夜遊之賜,我一天到晚被宿舍的門禁堵在門外,到酒吞學長的宿舍借宿又被傳得很難聽,天知道我真的只是去睡覺!所以現在才在校外租了這間小公寓,酒吞學長幫我付一半的房租,所以他有一副鑰匙,然後他就來得更勤快了。
酒吞童子抓了我床上的拉拉熊進浴室,我才發現他已經放了一浴缸的水,旁邊還擺了袋白米、鹽巴、美工刀,看起來就不像要做好事的樣子。果不其然,酒吞童子接下來就抓起美工刀準備把拉拉熊開腸破肚,我連忙攔住他:「慢慢慢!你想對我的拉拉熊做什麼?」
「妳有沒有玩過一人捉迷藏?」
我沒玩過,但是我聽過。我叫皇珞紗,算是出生陰陽師世家,不過傳到我祖父一代已經沒落,我的父母是普通上班族,我也只是個普通女學生─至少在認識酒吞童子和他的室友前,我都覺得自己很普通。
一人捉迷藏其實是個都市傳說:找隻布娃娃將裡頭的棉花掏空換成白米,再用紅線把開口縫起來,最後幫娃娃取個名字就能跟娃娃玩躲貓貓。
我搶回拉拉熊緊緊抱在懷裡,惡狠狠地瞪著酒吞童子:「你別打我的熊的主意!想玩躲貓貓,你為什麼不在自己宿舍找大天狗學長陪你玩?」
大天狗是酒吞童子的室友,和他一樣是個妖怪、學霸、平安大學三年級的學生,不過大天狗唸的是法律。和酒吞童子相比,大天狗顯得高冷很多,人前總是一副寡淡的模樣,只有在熟人面前話才會比較多。
不過大天狗學長人很好,每次半夜三更我被酒吞學長忘在荒山野嶺時,都是他來把我撿回去。
「我有找他一起玩啊!」
「結果?」
「他說他要睡覺,他今天是早八的課,還拿枕頭丟我。」
早知道我也拿枕頭丟你啊!我在心裡悔不當初。
我們討價還價了半天,終於達成共識:酒吞童子拿了條我的毛巾,捏成晴天娃娃的樣子,在頭部塞米和我的指甲,然後用他的頭髮將娃娃脖子綁起來,最後他泡了兩杯鹽水,一杯給我、一杯他自己拿著。
「妳等下躲好後嘴裡含口鹽水,但是移動時不要喝。」
「不是還要準備個有神龕的房間?不然萬一出問題怎麼辦?」
「出問題妳就來找本大爺啊!大爺罩妳。」酒吞童子拍胸脯保證。
我想想也對,酒吞童子被譽為日本三大妖之一,總不至於連隻布娃娃都打不過。
因為還有點兒時間,酒吞童子就用麥克筆幫娃娃畫了眼睛頭髮,還有翅膀。
「為什麼有翅膀?」
「因為要幫娃娃取名字啊!就叫大天狗、讓它代替大天狗的位置。」
我看著酒吞童子手裡畸形的娃娃,心想你是跟大天狗多大仇,把它畫成這德性。
準備妥當,酒吞童子讓我先去找地方躲,順便關掉所有電燈,接著便聽見他在客廳大喊:「從酒吞童子開始當鬼!從酒吞童子開始當鬼!從酒吞童子開始當鬼!十、九、八………三、二、一!」
「抓到你啦、大天狗!」
「接下來由大天狗開始當鬼!接下來由大天狗開始當鬼!接下來由大天狗開始當鬼!十、九、八………」
酒吞童子一邊讀秒,一邊躲起來,十秒後屋子裡就變得黑暗無聲,靜得只剩下自己的心跳。我起先很緊張,緊緊握著裝鹽水的玻璃杯,一點兒風吹草動都提心吊膽個半天,可是時間長了卻什麼也沒有發生,我也漸漸放鬆下來開始打瞌睡。
也不知昏迷了多少時間,耳邊忽然又傳來酒吞童子的聲音:「……紗……珞紗……皇珞紗!妳是給食夢貊吃了嗎?快起來!」
「哇啊啊啊啊啊啊!」
酒吞童子捂著耳朵,一臉嫌棄:「妳怎麼連在床下都能睡啊?」
「我好睏哪、學長,現在是半夜三點啊!」
「事實上已經快五點了。」我跟著酒吞童子走進浴室,只見那只布娃娃仍維持原本的姿勢,慘兮兮地泡在浴缸裡。鬼王拿起放在浴缸邊緣的美工刀,不耐煩地戳了戳水裡的娃娃:「根本不會動啊!我試過各種方法,連個腳步聲都沒有!真是不好玩!」
酒吞童子扔下美工刀後問我:「本大爺要去吃早餐,妳要一起嗎?」
「不了,我要睡覺。」
「那晚安。」
酒吞童子終於走了,我重新鑽回被窩,很快就不省人事。
再醒來是因為內急,我頭重腳輕、搖搖晃晃地到浴室,腳底一陣冰涼的觸感讓我猛地清醒過來,定神一看只覺得奇怪:浴室門口怎麼都是水?
不過我當下並未多想,趕快進浴室解決生理需求,洗手時順便洗了把臉,精神比較好、人也清爽不少,回頭看見浴缸附近一片狼藉,想說收拾一下,靠近才發現米、鹽、美工刀和浴缸裡的水都在,可是娃娃呢?
那種隨便做的醜娃娃,酒吞童子不可能帶走,我這才發現不只浴室門口有水,水是從浴缸裡延伸出來,爬出浴室、穿越客廳,在宿舍裡留下一道長長的水漬。
我的脊背剎時起滿雞皮疙瘩,心跳比幾個小時前玩躲貓貓時跳得還快,我應該逃出宿舍的,可是腳卻不聽使喚地跟著水痕走,水痕一路漫延進入我的房間,消失在床底下。
這下子我說什麼也不敢再睡回床上,惦著腳尖抓起手機,隨即逃命似地奪門而出。我一邊跑一邊打給酒吞童子,一連三通都是語音信箱,這倒是不奇怪:他昨晚在我這兒玩了大半夜的躲貓貓,吃完早餐回到宿舍鐵定倒頭就睡,沒過中午估計是不會醒的。
我在十字路口停下來,猶豫是要直接去宿舍找酒吞童子,還是改打電話給大天狗,忽然眼角餘光瞄見一個飄動的東西,抬頭只見對面馬路的變電箱上綁著昨晚玩躲貓貓的布娃娃。
這不可能!
我的大腦在尖叫,那隻布娃娃可能在浴缸、可能在床底、也可能被酒吞童子帶回家,但是絕對不可能也不應該出現在馬路對面的變電箱上!我的心底出現一個聲音,不斷否定眼前的娃娃就是昨天晚上臨時做出來的那隻:過去看看吧!看清楚就會發現那隻布娃娃跟昨晚做的娃娃完全不一樣,我沒有被跟蹤、沒有撞鬼,一切不過是我自己嚇自己而已。
對,就過去看看吧………
我才邁出第一步就被輛腳踏車撞倒在地,下一秒一輛砂石車就從面前呼嘯而過,然後我才發現自己居然完全沒注意交通號誌還是紅燈,如果不是因為我剛好先被腳踏車撞到,這會兒鐵定慘死砂石車輪下。
「妳怎麼走路不看路啊?這麼急著投胎啊?」
我還沒從生死一線的震驚中回復,聽見聲音轉過頭才看見一張熟悉的臉龐:「大天狗學長!」
我頓時感到心安,鬆了口氣再度看向對街,大天狗也順著我望的方向看去,就在這時颳起一陣強風,變電箱上的娃娃風中凌亂了一會兒,縫線的地方就被吹開,裏頭的米粒跑了出來,但是我總覺得還有些別的東西也一併被吹飛。
玩捉迷藏的娃娃如果是用實際存在的人命名,據說也會去找那個人的麻煩,只是這個娃娃似乎踢到了鐵板。我突然有些慶幸今天凌晨大天狗沒答應陪酒吞童子玩一人捉迷藏,不然依酒吞童子的個性鐵定用我的名字作娃娃的名字,那我鐵定連自己怎麼死的都不曉得。
回宿舍後我做了場大掃除,浴室、客廳、房間,當然還有床鋪底下都清理一遍,但是並沒有找到那個娃娃,倒是丟垃圾時發現塑膠袋裡面多了條毛巾,我不知道是不是酒吞童子拿來製作娃娃的那條,也沒有打開袋子確認。
我把垃圾丟出去,後來那條毛巾也沒有再出現在我眼前過。
~ The End ~
.05 2017 [翡翠書版]最終妄想 comment2 trackback0

comment

MO
好吃好吃(嚼嚼
2017.04.05 01:25
-
このコメントは管理人のみ閲覧できます
2017.04.06 23:41

post comment

  • comment
  • secret
  • 悄悄話

trackback

trackbackURL:http://maryvisa.blog118.fc2.com/tb.php/362-e93fe2be

Profile

海皇洛琳

Author:海皇洛琳
雜記:Stromata
噗浪:那些沒營養的發言

文章檢索

語法欄位

語法欄位請無視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