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2018 07 <<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 2018 09

平安京四行五岔八弄九(6)

第六夜 禮物
我是七月出生的。其實我沒有跟酒吞童子和大天狗提過我的生日,而且那時候已經放暑假,我回到鄉下老家,不過生日當天我仍舊收到來自大江山和愛宕山的禮物。
大天狗送的是件白色的獺毛披肩,質料摸起來頗貴重,又輕又軟,但是我就不懂底下為什麼要繡一排藍色小魚,使得整件披肩看起來不倫不類,我完全想像不到什麼樣的場合適合穿它。相較之下,酒吞童子的品味就正常多了,他送的是支花鳥髮簪,上頭鑲嵌著美麗的紅榴石。
我打電話過去想要道謝,但是兩隻大妖都沒接,所以我打開LINE,我們有一個聊天群組,我就在群組裡說謝謝,同時附上一張我圍著披肩、戴著髮簪的自拍照。
當晚過了十一點,手機突然響了起來,我看來電顯示是酒吞童子就接起來。
「學長,謝謝你的髮簪。」
「本大爺就是要問妳簪子的事。」酒吞童子的聲音聽起來興致勃勃:「妳有沒有看到幽靈、或是發生什麼不尋常的事?」
「蛤?」我突然有種不好的預感:你該不會吃了路過大江山的婦女,然後把她的遺物寄給我吧?
「那支簪子有點兒年代了,它原本屬於一個華族大小姐。大小姐生得很美麗,但是不帶腦子,被花言巧語的男人欺騙,就跟對方私奔。這種故事通常都沒有好下場,那位大小姐也不例外,婚後她才發現那個男人是個人渣,吃喝嫖賭一樣不缺,追求她其實只是看上她的錢。大小姐最後抑鬱而終,怨靈就寄宿在那支簪子上,每到夜晚簪子就會發出哭聲、幸運的話還能看見大小姐的幽靈捧著簪子啜泣。」
「既然如此,你幹嘛把這支鬧鬼的髮簪給我?你不是一天到晚想見鬼嗎?」
「因為那個幽靈似乎怕本大爺、都不出來啊!這支簪子放在本大爺床頭個把兒天了,別說現身,連個哭聲都沒有。幽靈比較不怕妳,所以妳幫本大爺看看那位大小姐是不是還寄宿在簪子裡。」
「把這種東西寄給學妹,你都不擔心學妹會給幽靈吃掉嗎?」
「幽靈沒有實體,吃不了人,最多它的怨念影響妳的氣,讓妳的運變差,出門被車撞而已。」
「……學長,我覺得我們的友誼出現裂痕。」靠北啦!把我收到禮物時的感動還給我啊!
「安啦!」酒吞童子大剌剌地說:「本大爺跟閻魔很熟,妳要是真的被車撞死,本大爺會去把妳撈回來。」
我好氣又好笑地把電話掛了,不然在給車撞死前,只怕會先被酒吞童子氣死。沒想到酒吞童子卻不屈不撓地又打回來,堅持問我:「所以幽靈出現了嗎?」
「沒有幽靈。」
「也許是氣氛不對?妳把電燈關掉試試。」
我翻了個白眼,遺憾的是酒吞童子看不到:「我要把電話掛掉,然後明天就把這支髮簪拿去廟裡供俸。」
說完我就把電話切掉同時關機,然後把髮簪從抽屜裡拿出來擺梳妝台上,以免睡一覺起來就忘記把簪子拿去廟裡。
拜酒吞童子之賜,我開始覺得有點兒毛毛的了,髮簪上的紅榴石現在看起來就像是大小姐的血淚,彷彿還能聽見大小姐抓著髮簪回憶昔日風光時的懊悔與咒詛:我怎麼就那麼笨呢?居然沒看出那個男人的真心,害家族蒙羞的我現在也回不去了。
我趕緊搖搖頭,擺脫那些胡思亂想,趁著還睡得著的時候,連忙進浴室刷牙,然後上床睡覺。
然而那天夜裡我卻醒了過來,不過清醒的當下並沒有意識到是什麼東西吵醒我,只是覺得口渴。我的老家是獨棟別墅,我的房間在三樓,因此我並不是很想去一樓廚房倒水喝。
可是越不想下樓,越是覺得口渴得厲害,天人交戰了一番之後還是不得不向生理需求妥協,去一樓喝水。為了防止類似的悲劇再發生,喝完水後我又端了一杯水回房間。
我的床鋪一邊是落地窗,通往一個小陽台,另一邊則是梳妝台和衣櫃,房門正對著落地窗。剛才下床時我只顧著找睡前亂扔的拖鞋,所以並沒有仔細看,現在喝完水回到房間,我才發現落地窗上有個蒼白的影子。
最要命的是那個東西不是在陽台上,而是在房間內,落地窗是映出它的倒影:是個穿和服、挽髮髻的女人,坐在我的梳妝台前,對著那支花鳥簪子垂淚,那個窸窸窣窣吵醒我的聲響,原來是它在啜泣。
我站在房門前如遭石化,回神時那個幽靈的影像仍舊倒映在落地窗上,我壓根不敢進房間一探究竟,一心只想逃跑,卻忘記手上還拿著水杯,杯子掉到地上發出清脆的聲響,我嚇得不敢動,只見幽靈緩緩回過頭,從它的位置應該是看不到站在房門外的我,但是我發現我的影子也映照在落地窗上。
「求求你……不要賣掉它………」幽靈離開梳妝台往房門的方向過來,它似乎仍停留在生前的時空,嘴巴唸唸有詞:「其他帶出來的東西你全賣了,我只剩它了……求求你………」
我太緊張又太害怕,竟然被地上的水滑一跤,屁股重重地坐下去,疼得我齜牙裂嘴猛吸氣,就是動不了,眼見幽靈就快到達房門口,我的恐懼也堆積爆表驚聲尖叫:「哇啊啊求求妳不要過來!雖然酒吞學長說妳不會傷人、但我還是很害怕啊啊啊!」
忽然幽靈停下腳步,像是被什麼東西攻擊似地一邊後退一邊閃躲,從落地窗反射的倒影我只看見幾個藍色的影子,與此同時樓下傳來爸爸的聲音:「珞紗?出了什麼事嗎?」
頭頂電燈亮了起來,我趁機抓著爸爸要他陪我進房間,幽靈已經不見了,不過就在我把房間電燈打開的剎那,看見幾條藍色靈魚鑽進我的衣櫥裡。
「抱歉,我去樓下喝水,上樓梯時沒踩穩,跌了一跤。」
爸爸皺起眉頭:「有摔傷嗎?」
我摸摸尾椎,有點兒鈍痛,不過感覺不嚴重:「應該還好。」
「下次小心點兒。」他回頭看向房門外破掉的杯子和一地的水,沒再多說什麼,從浴室拿了抹布和垃圾桶幫我把地上的殘局收拾乾淨。
我請爸爸下樓時幫我把那支花鳥簪子放到一樓客廳的電視櫃上,雖然我覺得幽靈應該不會再出現了,但是還是不想再把這麼可怕的東西放房間裡。之後我把門窗關上開了冷氣,從衣櫥裡拿出那條大天狗送的披肩,蓋著它一覺到天明。
隔天一早我就把髮簪送到附近的廟裡供俸,回家後我又打了次電話給大天狗,他這回有接起來。
「學長,謝謝你的披肩,我很喜歡。」
「妳喜歡就好,那個圖案不錯吧?」
「嗯,非常好。」
「我就說那個圖案很好看,又能避邪保平安,妳一定會喜歡,荒川原本提議把圖案繡在披肩內側,外面又看不到,簡直神經病。」大天狗的聲音聽起來得意洋洋:「不跟妳聊了,我要去跟荒川說他賭輸了,他就等著割地賠款吧!」
~ The End ~
.18 2018 [翡翠書版]最終妄想 comment0 trackback0

comment

post comment

  • comment
  • secret
  • 悄悄話

trackback

trackbackURL:http://maryvisa.blog118.fc2.com/tb.php/376-7e583514

Profile

海皇洛琳

Author:海皇洛琳
雜記:Stromata
噗浪:那些沒營養的發言

文章檢索

語法欄位

語法欄位請無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