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2018 07 <<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 2018 09

平安京四行五岔八弄九(7)

第七夜 口內海
酒吞童子來電的時候,我正在醫院。這已經是我最近24小時之內第二次跑醫院了,護士剛剛幫我抽完血、採完尿,正在等報告。
「珞紗,三十分鐘後本大爺去妳宿舍接妳。」已經晚上快十點,不過酒吞童子依舊精神奕奕、神采飛揚:「我們等下去隔壁的隔壁鎮的廢棄醫院,那間醫院十五年前發生大火,軟硬體設備都被燒得七七八八,也燒死不少人,原本有說要重建,但是光是清理燒剩的殘骸就不順利……」
我打斷酒吞童子:「學長,我現在人在醫院,今天就不跟你去了,你找大天狗學長陪你吧!」
酒吞童子一愣:「什麼?妳已經在廢棄醫院了?本大爺平日夜遊都有找妳,妳去探險居然不揪本大爺,真是太不夠意思、白疼妳了!」
我有氣無力地說:「不是廢棄醫院,是平安綜合醫院,我味覺出毛病,剛做完檢查在等報告。」
「味覺出毛病?」酒吞童子覺得很奇怪:「昨晚吃飯時不是還好好的嗎?」
「我昨天吃宵夜的時候都還是正常的,今天一早起來味覺就變了,吃什麼都是鹹的,而且不是一點點兒鹹,是非常非常鹹,就像是吃鹽巴喝鹽水那樣。」
「這麼嚴重啊!那妳今天有好好吃飯嗎?」
「沒有,連水都沒怎麼喝,所以我現在口乾舌燥,非常不想跟你講話。」
「本大爺去看看好了,妳在急診室?」
「嗯。」
雖然我有點兒奇怪酒吞童子要來看什麼,不過一來他已經把電話掛了、二來護士喊我去看報告,這件事很快就被拋在腦後。
不知該說是意料之內還是意料之外,除了輕微脫水與低血糖外,所有檢查結果都正常,醫生發現我早上已經來看過口腔外科,建議我若是明天口鹹的狀況仍舊沒有改善,掛腎臟科或神經內科再做檢查,今晚則先幫我打點兒葡萄糖液和營養針補充水份應急。
我百無聊賴地躺在病床上吊點滴,身體不舒服,做什麼都沒勁兒,忽然布簾被拉開,酒吞童子和大天狗鑽了進來,我沒想到他們真的會來看我,心裡頓時有點兒感動。
酒吞童子召出葫蘆精倒了點兒酒給我,酒香勾人讓我接過杯子就喝了一大口,結果立刻被滿嘴的死鹹味嗆得吐出來。
「嘴巴張開給本大爺瞧瞧。」
我依言張嘴,酒吞童子看了一眼便涼涼地道:「真慘,都變成海了。」
他忽然掐住我的臉頰讓我轉頭給大天狗看,然後在大天狗湊上來觀察時沒頭沒腦地說:「這看起來像你家那口子幹的啊!」
「荒川?他才沒有那麼無聊呢!」
酒吞童子慫恿大天狗:「你何不問問他在哪裡?反正就算不是他幹的,水的事他也比我們在行,把珞紗帶去給他瞧瞧,說不定馬上就能治好了。」
大天狗雖然滿臉狐疑,卻還是張開翅膀,從上頭拔了根羽毛下來,他一鬆手羽毛就變成隻黑色小鳥,拍拍翅膀消失無蹤。
我的病床旁只有一張椅子,已經被酒吞童子給坐了,所以大天狗原本要出去找椅子,不料他才剛轉身手機便響了,看著來電顯示大天狗露出訝異的表情,酒吞童子倒是一臉「果然不出本大爺所料」的神態。
「荒川?你怎麼這麼快就收到我的訊息?你到底在哪裡?」
「你來平安京怎麼沒跟我講?」
「算了,你來得正好,還記得我跟你提過的珞紗嗎?她中了種奇怪的詛咒,整張嘴都……我去!真是你做的喔?」
我第一次看見大天狗翻白眼,酒吞童子倒是笑得很開心,單手舉著葫蘆精喝酒,一副看戲的模樣。
「我還跟酒吞說你沒那麼小氣,欺負個小女孩你丟不丟臉啊?你跟荒和一目蓮的破事我都沒在計較了,珞紗就是個普通學妹,你能不能大度點兒啊?」
「少來這套!我現在就帶珞紗去找你,下次你再拿我學妹尋開心,以後放假我就回愛宕山!」
大天狗氣呼呼地掛掉電話,隨即去護理站幫我辦出院。我雖然滿肚子疑惑,但是看大天狗這麼生氣,我也不敢問,酒吞童子也無意替我解答,幸災樂禍地揮手送我們上計程車。
我原本以為大天狗會帶我到荒郊野外找高人,沒想到車子卻開到青龍大飯店,這是平安京最昂貴頂級的飯店之一,我們一抵達就有個矮壯的大叔幫我們開車門,起先我以為他是門房,但是接著便看見他付了計程車資,然後誠惶誠恐地引領我們到頂樓的總統套房。
房間主人是個黑髮紅眼尖耳朵的男子,長得相當性格英俊,外表大約四十歲上下,不過當他起身迎接的時候,長外套底下露出一截不知道是什麼生物的尾巴,顯然不是個人類。
他張開雙手原本似乎想要擁抱大天狗,但是被學長技巧性地躲開,繞過他逕自走到客廳泡茶。男人也不氣惱、轉而看向我,我連忙行禮輕聲問好,大天狗在客廳不以為然地道:「珞紗,妳不是他的僕人,不用對他必恭必敬。」
男人苦笑著嘆口氣,滿臉地寵溺。
「把手伸出來。」
我攤開掌心,男人取出一支小竹筒倒了幾顆金平糖到我手上。
「吃下去。」
我不確定這些糖吃起來是什麼味道,於是小心翼翼地放了一粒到嘴裡,果然又是滿嘴的鹹味、甚至鹹到有點兒發苦。可是男人卻說:「咬碎它再喝點兒茶,妳的嘴巴就會恢復正常。」
我抱著死馬當活馬醫的心態將糖咬碎,剛開始的時候真的鹹到讓人流淚,不過當糖粉完全化掉後,舌頭就能嘗到一點兒甜味,大天狗倒了杯茶給我,又倒了杯給他自己,然後就把茶壺放下。男人問他:「我的呢?」
「自己倒。」
男人沒生氣也沒自己動手,他坐到大天狗旁邊的單人沙發,然後用尾巴一下一下地勾弄學長的腳踝。大天狗起先不理他,不過後來耳朵尖變得有點兒紅,臉色也變得比較柔和。
直覺告訴我此地不宜久留,所以我匆匆吃光剩下的糖,又把大天狗倒給我的茶全部喝掉,確定味覺回復後就向男人告辭。回程的計程車上只有我一個人,說也奇怪,我來的時候又飢又渴,但是在吃完那幾顆金平糖和三杯茶後就完全不覺得渴和餓了,所以我沒有再繞路去買宵夜、直接回租屋處睡覺。
隔天晚上酒吞童子再度拖我去隔壁的隔壁鎮的廢棄醫院夜遊,我趁機問他昨夜在飯店裡遇到的男人是誰。
「那是荒川之主啊!大天狗沒跟妳說喔?」
我暗自咋舌。荒川之主顧名思義是荒川水域的主宰,據聞他的性格陰晴不定、喜怒無常,但是我就想不明白自己是哪裡招惹到這位暴君。
「你知道我是哪裡得罪他嗎?」
酒吞童子卻說:「荒川生氣起來可不是那個樣子,妳是大天狗眷顧的人類,所以他才會逗著妳玩。」
說到這裡,鬼王忽然停頓一下,露出曖昧的笑容、意有所指地道:「不過妳今晚最好跟緊本大爺,大天狗還在荒川那兒,妳要是今晚打給他求救,荒川之主沒把妳變成鹽柱都算客氣,而且荒川至少鬧三年水患。」
「哎哎哎?」
~ The End ~
.19 2018 [翡翠書版]最終妄想 comment0 trackback0

comment

post comment

  • comment
  • secret
  • 悄悄話

trackback

trackbackURL:http://maryvisa.blog118.fc2.com/tb.php/377-ecee30f2

Profile

海皇洛琳

Author:海皇洛琳
雜記:Stromata
噗浪:那些沒營養的發言

文章檢索

語法欄位

語法欄位請無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