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2018年12月 / 11月≪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01月

平安京四行五岔八弄九(8)

2018.03.20 (Tue)

第八夜 狼妖
我叫皇珞紗,是平安大學二年級的學生。
學期初的時候,我聽從酒吞童子的建議選了一門叫「鄉土研究」的通識課。酒吞童子雖然身為大江山鬼王,卻是個靈異迷,據他所說鬼妖精怪是完全不同種類的東西,所以人類喜歡夜遊訪鬼,他喜歡夜遊訪鬼也沒毛病。
鄉土研究離不開風俗習慣、軼事逸聞,所以我有猜到酒吞童子慫恿我選這門課是希望我幫他收集靈異情報,但是上這門課的教授居然要我們實地下鄉做田野調查就完全出乎我意料了。
可是通識已選、賊船已上,我就算心裡將整座大江山都問候了個遍,田野調查還是得去。我因此去了趟參戚舞森林,那座森林又有個別稱叫「自殺森林」,據說很多人專程跑到參戚舞森林裡上吊自殺。
酒吞童子卻嗤之以鼻:「跟森林沒關,是你們人類自己的問題,你們人類就是做什麼都喜歡朝聖一窩蜂,連自殺都喜歡在一塊兒,好像這樣一來黃泉路上就能多幾個伴兒,搞得那座森林烏煙瘴氣,本來沒事都給養出妖。」
我縮了縮脖子,覺得後頸有些涼:「所以那座森林裡真的有妖怪啊?」
「食腐鬼、食屍鬼一類的,可能也會有些幽靈和地縛靈,總之都不強,妳怕的話就把大天狗送妳的披肩圍去,小鬼小妖就會自動避開妳了。」
我大驚失色:「學長你難道不陪我去嗎?」
「本大爺最近很忙啊!熱舞社要辦迎新,本大爺有很多事要安排、很多人要聯絡,那座森林又沒什麼,妳就自己去唄!」
酒吞童子是學生會的成員,熱舞社迎新照理不關他的事,但是酒吞童子心儀的紅葉是熱舞社公關,就算紅葉無意,酒吞童子也樂意為女神分憂解勞。
「見色忘友!」我小聲嘀咕。
「安啦!不然本大爺分妳一點兒酒,真要碰到不長眼的妖怪,妳就把酒喝了,然後就能開無雙殺怪了。」
「友盡了!學長!」
我當然沒拿酒吞童子的酒─因為拿了我也不敢喝─但是帶了大天狗送的披肩,獨自前往參戚舞森林,到了之後才曉得因為自殺頻傳的緣故,現在進入森林要登記,服務中心的人得知我是來做作業的,不僅很熱心地告訴我許多關於參戚舞森林的事,還找了個義工給我做嚮導。
嚮導大叔盡職地帶我看了森林裡的神木、祭祀森林之王的小廟、也跟我分享許多他在森林裡碰到的好事與壞事,有人做陪我也不那麼害怕,不知不覺就待到很晚。回到服務中心時已經六點多,我估計這個時間回平安京大概也要九點甚至十點,除了便利超商和麥當勞也沒東西可吃,索性在服務中心吃完晚餐再回去。
這一吃一聊又是兩個小時過去,最後嚮導大叔送我到車站,看我上了公車才離開。那時候是八點半,不過那台車已經是當天最後一班車。這條路線平時沒什麼人,所以公車司機看到我也很高興,拉著我有一搭沒一搭的閒聊。
聊著聊著車速忽然慢了下來,司機一邊靠站一邊隨口自語:「嘿,今晚可真熱鬧,平時一個禮拜載不到兩隻貓,今天一個晚上就載到四個人。」
上車的是兩男一女,女孩看起來大約十多歲,銀髮及肩,長得很清秀,但是臉上沒什麼血色,兩個男人一前一後把女孩夾在中間,前面男人的手裡提著個大鳥籠,裡頭竟是隻灰色的貓頭鷹,而且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總覺得貓頭鷹在瑟瑟發抖。這個季節其實還不算太冷,男人身上卻都穿著棕黑色的毛皮大衣,髮型有點兒像貓王,鬢角、臉上留著圈鬍子,當他們經過我身旁時傳來一陣獸臭味。
那股味道讓我多了心眼,加上這個地方荒山野嶺,我竟腦補出兩個妖怪挾持一個女孩準備把她帶回巢穴吃掉的劇情來。
這三個人一上車就走到公車的最後一排,照樣是兩個男人把女孩夾在中間坐下來,也不知是他們散發的氣氛太詭異,還是單純車上的人變多,司機也不再跟我聊天,靜默讓空氣氛圍變得更壓抑。
我利用手機的鏡子功能假裝整理儀容,實際上偷偷觀察最後一排的動靜,其實也沒有什麼異常的地方,可是我就是把自己嚇得半死:如果那兩個人真的是妖怪呢?兩隻妖怪吃一個女孩要怎麼分啊,如果再加上我跟司機大叔………
我越想越不安,於是偷偷拍了照片發到我跟酒吞童子和大天狗的群組裡想求個鑑定,確定那兩個人不是妖怪最好,如果不幸真是妖怪,酒吞童子和大天狗也許有辦法救我。
照片發出去半天沒有動靜,我於是又撥電話給酒吞童子和大天狗,兩個都沒接,但是幾分鐘後群組裡照片的狀態就變成已讀,然後酒吞童子和大天狗不約而同發了一串「……………」給我。
我想完蛋了,真遇上妖怪了,還是能讓日本三大妖都無言的妖怪。
那個……我還有救嗎?我怯生生地問。
酒吞童子的回復倒是跟我想像的不太一樣:把大天狗給妳的披肩圍上,在妳下車前他們都不會有動作……你要幫誰?
問句似乎不是問我的,大天狗的回復也很快:山風吧,我不喜歡狼妖,貪婪又自私。
那你通知山風,我去車站?
你要過去的話就不用通知山風了吧!
那小丫頭今晚睡你房間。
我去通知山風。

雖然不清楚酒吞童子和大天狗在說什麼,不過看起來酒吞童子似乎要過來,我連忙告訴他自己搭的是幾路公車、下車的站牌在哪裡,酒吞童子則是催促我趕快把披肩圍上。
我從包裡拿出披肩圍上,立刻覺得空氣沒有那麼冷了,又過了段時間,公車終於開到平安京,周圍變得比較繁華有生氣,我按了下車鈴後起身,遠遠地就看見酒吞童子的一頭紅髮在公車站牌底下招搖。
停車後酒吞童子沒跟我打招呼,我感覺他是想裝作不認識我也就沒吭聲,果然我下車後他就上車,然後立刻衝到最後一排找碴,司機大叔在駕駛座上急著嚷嚷「不要在我車上打架」,銀髮女孩倒是趁機搶了鳥籠衝了下來。她似乎曉得是我去通風報信,對我甜甜笑著說謝謝,然後就當著我的面消失了。
消失了。
失了。
了。
靠靠靠靠靠靠靠!原來她也是個妖怪!
我的內心頓時奔過一百頭草泥馬、腦海閃過一千條彈幕,最後只好安慰自己:往好的方面想,至少她不是甜甜笑著跟我說「現在就沒人跟我搶了」。
過了幾天我滑手機時看到一則新聞:有個公車司機報案他的公車被人搶了,但是司機講話顛三倒四,所以警方本來不是很想理他,然而今天那台被搶的公車找到了,摔落在距被搶地點幾百公里以外的山澗裡,車上沒有人、卻有兩隻巨狼的屍體,是普通狼的五倍大,兩隻狼身上各有一個大洞,最離奇的是狼體內不是乾涸的血液、卻是發酵的酒,而且後來發現公車油箱裡也裝滿了酒。
算了,無人傷亡應該就已經是最好的結局了。
~ The End ~

タグ : 陰陽師 酒吞童子 大天狗

新視窗開啟  |  [翡翠書版]最終妄想  |  引用(0)  |  回應(0)  |  EDIT  |  Top↑

Comment

回應欄

Url
Comment
Pass  方便日後修改
Secret  只有管理者看得到  
 

▲PageTop

Trackback

本篇記事的引用網址

→http://maryvisa.blog118.fc2.com/tb.php/378-782b9924
FC2部落格使用者專用引用網址

本篇記事的引用

▲PageTop

 | HOM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