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2018年12月 / 11月≪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01月

平安京四行五岔八弄九(9)

2018.07.20 (Fri)

第九夜 求婚
我叫皇珞紗,是陰陽師名門皇一門的後裔。不過在這個科學掛帥、文明至上的二十一世紀,陰陽師一行早已沒落,我從小就跟著父母在都市生活,只剩祖父仍然守著家鄉一間小神社。
反倒是上了大學,因緣際會結識了酒吞童子、大天狗等…妖怪,又被拐騙喝了酒吞童子葫蘆裡的酒,從此開啟新世界的大門。
其實我並沒有跟祖父提過酒吞童子和大天狗的事,但是他老人家似乎感應到什麼,自從上大學後就常叫我回去,這次他吃壞肚子必須住院療養更是指名要我去幫他看著神社,正好碰到清明連假、我閒在宿舍也只是被酒吞童子抓著四處夜遊訪鬼,還不如幫祖父看神社還比較安全,就收拾行李回到老家。
今年梅雨來得比較早,我回去一整天都是陰雨綿綿的天氣,我當時就有點兒擔心,因為酒吞童子和大天狗都說這種天氣容易招妖。晚上雨雖然停了,不過下半夜的時候妖怪還是來了。
是兩個年紀看起來和我相仿的年輕人,但是髮型、服裝和行為都不太像是普通人。其中一個青年像是從古裝劇走出來,留著黑色的長髮,穿著藍色的道袍,另一個白色短髮的年輕人卻穿著一身深藍色的軍裝,腰間還掛滿彈藥跟一把步槍,也不知是真東西還是裝腔做勢。
最詭異的是這兩個年輕人,三更半夜,在我家神社的院子裡,一人一頭拉著塊白色長綾,晾曬。
不過和酒吞童子及大天狗相處久了,對於怪力亂神之事接受度也高了,加上這兩個妖怪看起來又人模人樣的,我也就沒有特別害怕,披了大天狗送我的披肩到院子裡,問他們在做什麼。
「咦,做咩嘈到人啦?」首先開口的是那個穿軍裝的年輕人,但是和身上英挺的軍裝不符,年輕人看起來懶洋洋的沒什麼精神:「奇怪呢度嘅住持唔係阿伯咩?做咩變左個纖細敏感嘅女仔?」
我呆呆地看著軍裝青年,因為聽不太懂他在說什麼。穿道袍的年輕人從我的表情發現我有語言障礙,立刻換成普通話道:「抱歉打擾了,妳是新來的巫女嗎?」
「我是這裡住持的孫女,最近學校放假,所以來探望他老人家。」由於不確定這兩個年輕人的來歷,我也就沒說爺爺其實不在神社裡的事。
「那真是不好意思。」穿道袍的年輕人說:「黃少想跟喻殿求婚,叫我們佈置間夏天的房間出來。」
「真是壓力山大啊!」穿軍服的年輕人嘀咕:「最近是梅雨季,我們好不容易才盼到一個不下雨的好天氣,趕緊來替黃少拓印樹影和星空。」
拓印樹影和星空?
我有聽沒有懂,不過看著年輕人手中的白綾逐漸染上斑斕的墨色、還閃爍著點點銀光,好像又明白了些什麼。我站在門廊看他們忙碌了一陣,覺得沒什麼事,就又回去睡覺了。
過了幾天,又是三更半夜,我睡到一半被人搖醒,定睛一看床旁邊是個小孩,大概十三、四歲的年紀,一樣一身古風的打扮,背後還揹了把大劍。小孩見我醒了便嚷嚷:「姐姐、姐姐!幫幫我,救救那些香魚!」
我心道要是爺爺在家,你們豈敢這麼囂張,可是又不好對個孩子發火,只好揉揉眼讓自己盡快清醒,耐著性子問道:「什麼香魚?你能不能把事情完整說一遍?不然我不知道該怎麼幫你。」
小孩說道:「黃少叫我們幫忙佈置個夏天的房間他要求婚,鄭軒和宋曉於是拓印了樹影和星空放到天花板上,景熙淘了幅夜鶯的掛軸回來,剛好于峰這兩天回藍雨、帶了些香魚給我,我靈機一動就把牠們放門上。」
我覺得自己大概理解這些妖怪的邏輯,可是還是不曉得問題在哪裡。
「後來呢?」
「黃少說我的點子不錯,可是門太小、水不夠多、又是死水,香魚沒兩天就失去活力,這樣下去在喻殿回來前,那些香魚就會全死光了。鄭軒和宋曉說姐姐身上有荒川之主的味道,所以叫我來問姐姐有沒有辦法讓那些香魚活下去?」
那條披肩是大天狗去年生日送我的禮物,據說是他從荒川之主的庫房裡看中要來的,氣味大概是這樣染上的。我只好跟小孩說:「我幫不了你,不過我可以幫你問問看有沒有人知道該怎麼做,如果問到方法的話,我該如何告訴你呢?」
小孩開心地說:「我三天後再來找妳!」
我正想提醒他我不一定問得到方法你可能會白跑一趟時,孩子已經消失不見了。
我把事情的始末打在我和酒吞童子及大天狗的那個群組裡,打算等早上再問他們有沒有辦法,酒吞童子和大天狗雖然也是妖怪,但是因為偽裝成人類的樣子住在人類世界,所以生活做息也變得和人類相似,不上課的日子,大天狗還會早起吃早餐,酒吞童子往往都是玩通宵到清晨才睡下,不睡到日上三竿不起床。
沒想到隔天一早天還沒亮—就是酒吞童子準備睡覺的時間—酒吞童子忽然打電話過來,聲音興奮得跟打了雞血一樣:「那個話嘮要結婚是真的嗎?」
我睡得頭暈眼花,下意識就起床刷牙洗臉準備去學校,好一會兒才想起自己是在老家神社、不是在宿舍:「哪個話嘮?」
「黃少天哪!」
「黃少天是誰?」
「妳不是在群組裡說他要結婚在佈置新房?」
等我搞清楚酒吞童子在說什麼時,也沒明白他是怎麼把「黃少要佈置一個夏天的房間求婚」理解成「黃少天要結婚在佈置新房」。
「那是一樣的意思,喻文州不會拒絕他的。蒼天有眼,終於有人收了這個妖孽!」
我心想你沒資格喊人家妖孽,面上仍裝著波瀾不驚的樣子追問酒吞童子:「那個香魚的事情你有沒有辦法?」
「南天劍聖和滅神星君結婚,這個助攻是一定要打的!大天狗已經通知荒川之主,解決辦法很快就會送到了。」
我心想壞了,那孩子三天後才會來,要是荒川之主親臨神社……小廟供不起大妖,饒了我吧!
幸好最後來的不是荒川之主、而是大天狗,雖然同樣是大妖,大天狗我要熟得多,聽到我說對方三天後才來也沒怪我說話大喘氣,只叫我準備一間空房、說要和我一起等。他帶來一對金屬製的門把,上頭有水流的雕刻。
「把這個裝在那扇門上就可以了?」
「荒川是這麼說的。」
我把玩著門把,做工是很精緻,但是看不出和香魚有什麼關係:「原理是什麼?」
「好像是說把這對門把裝上去,那扇門上的水就變活了。其實那扇門上的魚是死的活的都不要緊,喻殿是一定會答應的。」
「那你們還那麼積極!」
「因為機會難得,舉手之勞就可以賣南天劍聖一個人情,下次被他抓住的時候就可以求放過、要他閉嘴了。」
三天後的半夜,因為知道有妖要來,白天的時候我就先睡飽。大天狗恢復原形,正經八百地跪坐在門廊上,和我玩五子棋。
入夜後開始下雨,卻不太像是梅雨,反而像是夏季午後的那種暴雨。大天狗停住執棋的手、轉頭望向屋簷外,大雨連成雨幕竟逐漸勾勒出人形。那人影一邊靠近神社、一邊變得清晰,等走到門廊上時已經是一個穿著銀藍色輕甲、腰間別著把發光長劍、留著束長髮的金髮青年。
大天狗的表情變得非常微妙,翅膀微微顫抖、似乎想要逃跑,青年卻露出他鄉遇故知的驚喜,連珠炮似地說:「大天狗!你怎麼會在這裡?這裡應該離愛宕山很遠吧?還是荒川的河道分流到這裡了?這靚女是你的巫女嗎?哎,這裡是天狗神社嗎?不像啊!」
「不是……」大天狗回答的聲音竟然有點兒虛弱。
「不是?那這裡不是你的管區、這妹子又不是你的巫女,你在這裡做什麼?啊我想起來了,阿軒他們說她身上有荒川之主的味道,莫非你是來抓姦的?哎我說大天狗啊,我知道老公外遇很令人生氣,但是你可別跟人類過不去,他們受天道的保護,就算你現在逞一時之快吹死她,天道好輪迴、終究還是要報應在你身上,聰明點兒還是回去修理荒川之主實際點……」
「不是!」大天狗難得有些氣急敗壞:「珞紗是我學妹,她跟我說你要結婚了,但是房門上的香魚養不活,荒川叫我給你送門把來,說換上了就能養活了。」
「八字都還沒一撇、文州還沒答應呢!不過還是希望承她吉言、預祝我求婚順利啦!」從他們的對話不難猜出來者就是黃少天,他收下門把,轉頭對我說道:「其實我今天主要是來找妳的,房間已經佈置得差不多,但我總覺得少了點兒氣氛。說來也令人傷心,咱藍雨萬千年來就沒出過一個妹子,我打出生就在拿劍,什麼求婚撩人談戀愛都是第一次,想找個顧問,阿軒他們比我還菜,所以想請妳跟我走一趟,幫忙看看那間房還能補點兒什麼。」
我還來不及回應,大天狗就說:「我這學妹也沒結過婚,你問她不如問我,不過事成之後你要發張喜帖給我。」
「來!都來!集思廣益才能誕生出智慧的結晶!」黃少天豪爽地說:「我要是求婚成功,別說一張帖子,你愛宕山我一人發一張帖子!」
黃少天說完拔出腰間長劍,隨手一劃空間就被他割出一道口子,他率先進入,大天狗搭著我的肩膀緊跟在後,穿越那道空間裂縫我彷彿來到另一個世界,眼前是一整片富麗到奢華的中式建築,修建在一條蜿蜒溶溶的江水上,五步一樓,十步一閣,蜂房水渦,矗不知乎幾千萬落。
幾天前到神社拓印樹影星光的兩個年輕人迎面走來,黃少天將門把交給穿軍服的青年:「換上這個門把,瀚文的香魚就能活了。」
他隨後也帶領我們來到那個夏天的房間,實際上是一個小廳,水流的門把已經換上,然後我才發現這群妖怪的「夏天的佈置」和我的想像完全是不同層級的東西:門一打開就是一陣清風徐來,房裡沒有綾羅也沒有掛軸,抬頭就是樹影搖曳的星空與夜鶯婉轉的鳥鳴,關上房門便可見香魚在門板上悠游,好一個夏天的房間!
我覺得這個房間已經很完美,可是黃少天仍在嫌棄:「這間房典雅有餘、浪漫不足!我又不是邀文州來吟詩作賦的,他要是一進房詩興大發、隨口來句相憐相念倍相親之類的,我接不出來多尷尬啊!」
被黃少天這麼一講,我的腦海中也不由得浮出幾句詩詞:「銀燭秋光冷畫屏,輕羅小扇撲流螢。」
大天狗附和:「螢火蟲不錯。」
「你有好方法嗎?」
我看著這個房間,唯一能想到的辦法就是真的抓螢火蟲進來,不過大天狗卻問:「藍溪的夏天有螢火蟲嗎?」
「藍溪沒有,水太急了,不過附近的河流裡有。」
「從夏天有螢火蟲的河裡取水,然後用那個水來點香。芙蓉、茉莉、石榴、菖蒲之類的都可以,花香會喚醒水的記憶,你還可以用香來控制螢火蟲出現的時間。」
不待黃少天吩咐,已經有人出去辦,很快地水和香都準備好。一個白袍青年捧著香爐進來,不多時房內便出現若有似無的荷花香氣,以及忽明忽暗的點點流螢。
黃少天相當滿意,說了非常非常非常多讚美與感謝的話,我好像有點兒明白酒吞童子為什麼私下喊他話嘮,而且十分想建議他求婚時的話最好不要那麼多。
回到神社後大天狗等到天亮就離開了,過了幾天爺爺出院、連假也結束我就返回學校。
數月後,有天中午我和酒吞童子、大天狗相約吃飯,一見面大天狗就拿了一個淺藍的信封給我。
酒吞童子調侃:「你寫情書給珞紗,你家那位知道嗎?」
「不是情書是喜帖。」大天狗搖搖信封,語氣多了幾分得意:「南天劍聖要結婚了。」
~ The End ~

タグ : 陰陽師 全職高手 黃少天

新視窗開啟  |  [翡翠書版]最終妄想  |  引用(0)  |  回應(1)  |  EDIT  |  Top↑

Comment

有些註釋和提醒在這裡:https://www.plurk.com/p/mv4ehn
海皇洛琳 |  2018.07.20(Fri) 09:05 | URL | 【Edit】

回應欄

Url
Comment
Pass  方便日後修改
Secret  只有管理者看得到  
 

▲PageTop

Trackback

本篇記事的引用網址

→http://maryvisa.blog118.fc2.com/tb.php/379-a773f594
FC2部落格使用者專用引用網址

本篇記事的引用

▲PageTop

 | HOM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