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2018 09 <<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 2018 11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comment(-) trackback(-)

藍雨神子(1)

第一夜 婚禮
唐柔捂著肚子趴在化妝台上。
再過三小時婚禮就要開始了,可是她的胃難受到她連腰都挺不直。這半年來她一直為腹痛所苦,可是教會的神官牧師卻檢查不出毛病,考慮進她快結婚了,大家都說這是婚前症候群,等結完婚、適應新生活後就會痊癒。
哪有什麼新生活呢?唐柔對診斷結果很不滿:離開家鄉的是杜明、改變信仰的是杜明、搬到蘇棠從事新工作的也是杜明,真要壓力大也是杜明的壓力大,怎麼會是她緊張到頻頻胃痛呢?
女僕對小姐胃痛的情況早已習慣,熟稔地拿來教會配的鎮定劑,小小的玻璃瓶內裝著殷紅如血的藥水,唐柔十分不喜歡這個味道,既然是心病,喝下去的也是安慰劑、還不如她自己打起精神有用。
不過就在唐柔準備揮手讓女僕把藥拿走的時候,她的父親帶著嘉世教會的大主教和一個陌生的青年來到新娘休息室。葛洛瑞亞大陸雖然已經進入神子時代,不過教會在老百姓的心目中依然神聖崇高,特別是像嘉世這樣古老的教會,在蘇棠城,嘉世教會掌握的權力遠超過城主。
唐氏是蘇棠的望族,所以嘉世教會特地派了使者前來觀禮祝賀,神職人員多半會些白魔法,那名青年立刻單膝跪到唐柔面前詢問她的情況。青年長相斯文、帶著金邊眼鏡,他的年紀看起來比杜明還要再年輕一些,身上穿著剪裁合身的深棕色西裝、不像大主教穿著聖職服,可是從父親和大主教的態度來看,他的地位比大主教還高。
青年伸手壓了壓唐柔的小腹,尋找到疼痛位置後吟唱了一些意義不明的咒文,唐柔隨即感到一股力量引導她肚內的某個東西動了一下,脹痛的感覺立刻舒緩。青年隨後接過女僕手中的藥水,說服唐柔喝了下去。
「願嘉世之血守護著妳。」
青年說完就和父親與大主教一起離開,不過就在他起身的時候,唐柔無意間瞥見他的領帶夾上有個小小的紋章,卻不是嘉世的紅色三稜葉,而是一個從未看過的金色閃電。
$  $  $
「你確定葉修住這裡?」
黃少天一手搭在喻文州的肩膀上,歪著頭審視面前的荒煙漫草以及塵封在夕陽中的洋房詢問。其實喻文州也沒把握,但是依然點了點頭:「我肯定導師們給的地址就是這裡。」
「哎!我從以前就覺得魏老大特~別不靠譜,你說他會不會搞錯地址、或者根本就是隨便忽悠個地方打發我們?」話雖如此,黃少天還是拖著喻文州上前敲門,畢竟就算魏琛真的忽悠他們,他們也不能什麼都不幹地就跑回藍雨去。
敲門不意外地沒有得到回應,從周圍的窗戶往裡頭看也不像是有住人的樣子,喻文州凝聚深淵之力做了支尖尖的小勾子往鑰匙孔裡鼓搗幾下把門撬開,黃少天立刻走進屋內邊扯著嗓子喊:「有人在嗎?葉──修,葉修前輩,你真的住在這個地方嗎?葉修─────」
洋房裡遠比從外觀上看起來要大,有地下室還有二樓,黃少天一邊嚷嚷一邊往地下室鑽,喻文州就上樓。二樓是條長長的走廊,兩旁各有兩個上鎖的房間,盡頭處是個小廳,小廳的牆壁上有個奇怪的掛飾,不知道是什麼材質做的,外觀像是火紅的楓葉,不過只有三個角。
喻文州好奇地伸手,結果被那個奇怪的掛飾燙了一下。
「少天!你上來一下!」
喻文州大喊,很快地身後就傳來咚咚咚的腳步聲及黃少天的呼叫:「你找到葉修了……這是什麼?」
喻文州沒說話,只是向黃少天展示手指上傷口,傷口不大也不深,可是裡頭卻不是紅色的血肉、而是黑藍色半透明的深淵物質。黃少天皺了皺眉頭,咬破自己舌尖舔了喻文州手指上的傷口一下,傷口立刻癒合了。
「怎麼搞的?」
喻文州指指牆上的掛飾:「手賤摸了一下。」
「摸一下就割你一道口子,看來這玩意兒很討厭你啊!我看八成是某個神子的星盤,要不我劈了它?」黃少天是個行動派,說著就召出冰雨,那是同他一塊兒出生的聖劍,喻文州趕緊把人從掛飾前拉開。
「掛在葉修家裡的星盤,十之八九是他守護的神子,我們還有求於他,你想砍也別挑現在。」
「他不是被嘉世教會驅逐了嗎?」
「這看起來也不像是嘉世神子的星盤啊!」
「你是說他吃裡扒外?難怪會被驅逐!」
「我沒這樣說,他也可能是被驅逐後才收養了小神子。」喻文州分析道:「星盤的樣子有點兒像,可能是嘉世製造出來的失敗品之一,血液污濁,但是已經具有神性和人性,留在嘉世大概就是被當成新神子的養料,葉修可能看著可憐,離開時順便帶了出來。」
「聽你這樣講,我都快覺得葉修是個好人了。」黃少天調侃,喻文州笑笑,沒再就這個話題繼續討論下去。
「你在樓下有什麼發現?」
「噢噢噢,我在地下室發現一套符文加工工具,不過感覺很久沒人用了,上面一層灰,倒是旁邊的武器加工工具有最近使用過的痕跡。另外這棟房子有水有電,就算不是葉修也一定有人住。說起來魏老大不是說葉修整了隻結合魔法和科技的電子魔獸君莫笑出來嗎?你有看到嗎?」
「沒有,不過二樓的房間都上鎖了……」
「撬開呀!」
黃少天是藍雨的神子,從小就被藍雨教軍捧在手心供奉長大,性格多少有點兒自我本位、我行我素,喻文州正準備告訴黃少天,私闖民宅再翻門撬鎖實在不是個好神子應有的行為時,忽然聽到一陣悶悶的敲門聲。
「哎?是葉修嗎?」黃少天嚷嚷,三步併作兩步就往樓下跑。
「不可能,哪有人回自己家還敲門的。」
「對耶!那你往後站一點兒。」
等喻文州站好位置,黃少天才把門打開,門外是個年紀約三十歲的青年,穿著白色的西裝和皮鞋,打著領帶,頭髮還用髮膠抓出造型,就像是個從婚宴上逃跑的新郎。
青年怯生生地問:「請問是葉修家嗎?」
黃少天立刻回答:「是的!不過他現在不在,我們也在等他,你可以跟我們一起等……」
青年一聽聞葉修不在家,頓時一反先前生澀的模樣,急切地打斷黃少天:「可是我很急、不能等!你們能不能幫我聯絡葉修讓我跟他談?」
葉修原本是嘉世教會的首席獵人,在被驅逐出教會後改行做起仲介,所以魏琛才會打發喻文州和黃少天來找葉修,希望這位前首席獵人能介紹些狩獵工作磨練一下年輕的神子。
喻文州從青年的態度與話語判斷他應該不是來找葉修問打工,那麼顯然就是來遞委託的了。
「很抱歉,我們也無法聯絡上葉修前輩,不過我們是藍雨教軍的人,我叫喻文州、他是黃少天,不嫌棄的話,我們很樂意為您分憂解勞。」
葛洛瑞亞大陸在經歷過三次輪迴後,如今已是眾神林立的神子時代,不過榮耀主神和四位舊神─嘉世、霸圖、藍雨、微草─由於出現的時間早、血液的力量也強大,所以相對於外神而言仍然擁有較高的知名度與眾多的信徒。
青年本來就是因為葉修在嘉世教會時的盛名才來找他,如今既然遇上兩名現役的藍雨教軍,他也不堅持非要找到葉修不可。
「我叫杜明,今天本來是我跟柔柔……唐柔結婚的日子。」
唐柔是蘇棠望族唐書森的獨生千金,所以這場婚禮相當盛大,不但請了很多政商名流,甚至連蘇棠城的信仰中心嘉世教會都派人到場致意。
相較於金枝玉葉的唐柔,杜明就是個一窮二白的小伙子,不過唐書森疼女兒,女兒喜歡的他就喜歡,所以一點兒也不嫌棄杜明的出生,熱絡地介紹他給親友認識。
然而到了婚禮開始時間,唐柔和伴娘都沒出現,大家覺得奇怪,唐書森派人去找女兒,沒想到派去的人也遲遲沒有回來,現場氣氛尷尬、賓客們都在竊竊私語,唐書森決定自己去找唐柔,人才站起來就看見樓梯口出現一個人形怪物,穿著沾滿血污的婚紗,腳是鮮紅色,全身皮膚是紫紅色,手臂和背部有黑色的花紋,它的身材就像妙齡女性凹凸有致,但是尾椎處長著一條長到腳跟的尾巴,尾巴末端是個倒心。
怪物衝進人群裡,也不知從哪裡抽出把大鐮刀,二話不說大開殺戒,它的速度極快、而且具有智慧,一開始就封住會場的出入口,幾乎所有參加婚禮的人─包括唐書森─都被怪物殺死,而且它越殺、肚子越大,就像是懷孕那樣。
其實一聽說怪物穿的是婚紗,再對照杜明先前急著找葉修的模樣,喻黃二人心裡就有譜了,不過顧慮到杜明的心情,喻文州示意黃少天不要插嘴,等杜明自己說到一個段落才用和緩的語調問道:「那個怪物是唐小姐嗎?」
杜明像被石化般,靜默了很長一段時間才點了點頭。
「它還認得你囉?」否則按照杜明描述的那個場景,他不太可能生還。
又過了一會兒,杜明才點頭。可是這個問題和第一個問題不同,唐柔在那種情況下還能認出杜明恢復一點兒神智,表示杜明在唐柔心裡地位非凡,甚至還超越她的父親,照理說杜明不應該回答得這麼遲疑。所以喻文州想了想後問道:「你對她做了什麼才讓她認出你的?」
「我……我跟她打了一架、並且制服住她,她才認出我的。」
「你打贏她?」別說黃少天覺得吃驚,連喻文州都覺得不可思議:「她聽起來就像個『四姨』啊!就算她肚子裡的只是個畸形的胚胎,她的戰鬥力也比普通人高太多了,你是怎麼打贏她的?」
葛洛瑞亞大陸在第一次輪迴後進入舊神時代,四名舊神─嘉世、霸圖、藍雨、微草─的血液給人類帶來了近似於神的強大力量,使得人們一時趨之若鶩、飲用者眾,後來才發現舊神之血並不完全是恩賜與祝福,也包含了災厄。
嘉世之血帶來的災厄是衰亡,生物會變得難以受孕、容易流產、新生兒易夭折,之後在外神時代嘉世之血又受到各種外神血液的污染與侵蝕,使得嘉世教會已經許久不曾出現新的神子了。
嘉世教會當然不會眼睜睜地看著教會因為沒有神子而滅亡,於是開始著手研究嘉世之血企圖製造出神子,「四姨」就是嘉世教會造神計畫的失敗品之一。它們的體內有一個畸形的胚胎,這個胚胎無法發育成神子,卻跟神子一樣渴求著血液,所以四姨為了滿足胚胎會不斷殺戮,胚胎有了血會開始成長,並且更加的扭曲,最後將母體的肚子撐破,然後和母體一起死亡。
杜明的表情很糾結,黃少天只得提醒他唐柔還在等他搬救兵回去,他才不情願地說道:「我……我曾經是輪迴鐘塔的守衛,我會認識柔柔就是因為她和家人來滬港玩、參觀輪迴鐘塔,我對她一見鍾情,為了追求她,我拋棄了我的故鄉和信仰來到蘇棠。我沒有後悔當初的決定,但是對於背叛輪迴一事我一直覺得愧疚、也覺得不光彩。制服柔柔後我唸了一段在輪迴鐘塔時學的祈禱文才讓她變得比較平靜,我趁機將那個畸形的胚胎挖出……」
在胚胎殺死母體前將胚胎取出是治療四姨唯一的方法,但是絕對不是像杜明是在那麼艱困的環境下進行,喻文州和黃少天猜測他可能還使用了某些輪迴鐘塔的秘術防止唐柔重傷致死,否則人死的話杜明也不用來找葉修了。
「後來呢?」
「柔柔沒死、可是那個胚胎也沒死,在我把它取出來後它居然還尖叫……我這輩子沒聽過那麼恐怖的聲音。它的叫聲讓柔柔陷入更瘋狂的境地,也讓我無法動彈,我無法再制住她,只能找人幫忙。」
四姨體內的胚胎在離開母體後沒有立刻死亡,這種情況喻文州和黃少天也是第一次聽說,不過考量到四姨本來就是嘉世教會造神失敗的產物,這種失敗品出現各種突變種或特亞種也是非常有可能的事。
「少天可以殺掉那個胚胎,」喻文州說:「可是我們不能保證這樣做就能治好唐柔。她的情況和一般四姨不一樣,胚胎的力量明顯更強大,表示母體被嘉世之血侵蝕的狀況也更嚴重,她很有可能無法復原,如果是這種情況的話你打算怎麼辦?」
「我想帶柔柔回輪迴鐘塔。」杜明將臉埋進手心,沮喪地說:「可是我不曉得輪迴是否原諒了我的背離?我的遭遇是否來自輪迴的懲罰?」
「神愛世人,帶來災厄的只有人。」黃少天駁斥:「嘉世的衰亡也好、藍雨的深淵也好、你變調的婚禮也好,都是人禍、不是天災,放心地帶唐柔回到你的故鄉吧!」
$  $  $
杜明帶著黃少天與喻文州來到蘇棠城,原本是想直接前往他結婚的飯店,但是由於蘇棠警方和嘉世教會下令封鎖飯店周圍,計程車司機只願意開到一條街以外的地方,這段距離看起來沒有很遠、飯店建築就近在眼前,沒想到杜明、黃少天和喻文州三人卻在蘇棠城的大街小巷繞來繞去怎麼樣都走不到。
不同於杜明的徬徨迷惑,黃少天和喻文州倒是立刻聯想到是怎麼一回事。
「看來嘉世教會在飯店附近設了結界,防止有人闖入。」喻文州對杜明說:「我和少天有辦法潛入,但是如果要帶上你的話,勢必會驚動到嘉世教會,所以想請你留下,我們保證一定會把唐小姐帶回來。」
由於杜明曾是輪迴鐘塔的守衛,喻文州本來還擔心這種半吊子的能力者會堅持要親手將心上人帶回,沒想到杜明卻乾脆地點頭。喻文州於是找了個四下無人的小角落開了條深淵通道,黃少天先走,墊後的喻文州在進入通道後就將入口關閉,所以他們兩個都沒有看到杜明在深淵通道關閉後,孤伶伶在角落裡的身影慢慢變得透明、直到消失。
與此同時,黃少天在走出通道後就維持高度警戒,確認唐柔不在附近後才讓喻文州離開通道。後者好笑地問:「你覺得我會把通道出口開在四姨旁邊?」
「小心駛得萬年船,尤其這隻四姨又特別古怪,萬一它有擬態之類的能力,讓你以為這一代是安全的,實際上貓在角落守株待兔,等你出來就衝過來給你一刀……」黃少天喋喋不休地碎唸著,同時神經兮兮地環顧四周,唐柔顯然來過,到處橫陳著屍體,牆壁、地毯、桌椅、甚至是吊燈上都噴灑著血液,惹得藍雨神子嫌惡地抱怨:「這個嘉世教會,有精力在外頭設置結界,怎麼就不把飯店裡面清理一下?」
「兩種可能,」喻文州推測:「一是他們有意養這隻四姨。」
黃少天皺起眉頭:「四姨有什麼好養的?雖然被剝離母體後仍存活的胚胎挺罕見的,但是畸形的胚胎就是畸形啊!還早產,不可能成為嘉世的。另一個可能是什麼?」
「他們也拿這隻四姨沒輒。」
「不會吧?不過就是隻四姨!它砍普通人是像砍瓜切菜沒有錯,嘉世的獵人還能任它搓方圓?」
「輪迴的前守衛都被它擊敗了,嘉世教會在驅逐葉修後,力量也大不如前了。」
黃少天一聽就知道喻文州話中有話:「嘉世教會驅逐葉修的事,你有別的見解?」
「葉修曾是嘉世教會的首席獵人,這種人會經手很多教會機密,不管他因為什麼緣故和教會分道揚鑣,照理教會都不會讓他活著離開,之所以沒殺了他,更大的可能是嘉世教會做不到。連個叛教者都無法處理,嘉世教會目前的力量可見一斑。」喻文州分析道:「唐柔的情況也很古怪。大部分四姨不是出身清貧,就是教會的狂熱信徒,否則在眾神都離開的神子時代,一般人不會願意讓女兒成為教會的實驗品,尤其蘇棠唐家還是地方望族,消滅一個這樣的家族所帶來的損害,絕對比拿他們家的女兒從事一個失敗率極高的實驗可能獲得的利益要高。」
「也就是說嘉世教會原本判斷唐柔能成功懷上新的神子?」
喻文州笑了,黃少天看事情永遠先想到好的、成功的、光明的一面,也許就是因為如此,自己才會如此喜歡這個神子。
「我倒覺得嘉世教會走投無路、病急亂投醫的機率更高。」
他們邊討論邊尋找唐柔,爬到18樓時忽然聽見一陣若有似無的哭聲。
「你聽:是那個胚胎嗎?」
「從樓上傳來的。」
喻黃二人於是加快腳步,最後在22樓找到唐柔和那個畸形的胚胎,正好就是婚宴舉行的樓層。
那層樓說是煉獄也不為過,空氣瀰漫著令人窒息的腥味與腐臭,蘇棠的政商名流慘死一地,周圍精緻的婚禮擺飾全部染上褐紅的血跡。畸形的胚胎吃了血肉變得巨大,它居然還有幾分人形,長著兩隻手與兩條腿,背上駝著一個大腫瘤,不過臉上沒有五官只長著嘴,皮膚上佈滿石壺似地小突起。
一見到黃少天和喻文州,原本正大啖血肉的胚胎立刻停止進食,張嘴朝藍雨的神子發出古怪的聲波,實際上黃少天和喻文州都聽不見它的聲音,但是耳膜感受到巨大的壓力,連帶影響腦袋都變得有點兒頭暈腦脹。
同時跪坐在旁邊的唐柔也站了起來,殘破的婚紗底下是變得紫紅的皮膚,她的五官已經看不到,臉上只剩下鼻樑和嘴巴的弧度,手一甩變出一把大鐮刀就朝喻黃二人殺來。
喻文州自覺退到不礙事的角落去,黃少天則召出冰雨應戰。他一架一扛格開揮來的鐮刀,同時一腳將唐柔往喻文州的方向踹去:「幫我套住──」
其實不待黃少天大喊,喻文州的指尖也早已點點發亮,算準唐柔的落點一個六星光牢從天而降,卻出乎意料地沒套到人:唐柔用尾巴圈住黃少天的脖子,不僅防止自己被踢太遠,還利用反作用力又回到藍雨神子身旁。
所有攻防都在一瞬間,唐柔反殺回去時尾巴還施力,速度快的只剩下殘影,可是黃少天仍舊穩穩擋下劈來的鐮刀,而且他架起冰雨的角度,讓唐柔無法那麼順暢地將鐮刀抽回,喻文州就利用這個剎那重新召喚六星光牢把它關住。
噬血好戰的四姨被困住,剩下一個只會尖聲怪叫的畸形胚胎就完全不足為懼,但是那個場景真的是吵:胚胎意識到大限將至,隨著黃少天的靠近,叫聲越發淒厲,偏偏藍雨神子又是個嘴巴閒不下來的主,胚胎叫聲大、黃少天講話的聲音就更大,可憐喻文州只能苦笑著用雙手籠住耳朵,聲音分散了他的注意,等他發現唐柔情況不對時,也無法及時提醒黃少天。
「少天等等!」
冰雨將尖叫的胚胎劈成兩半,沒想到斷面處竟爆出大量被胚胎吞吃下去的血肉,黃少天一邊「臥槽!臥槽!」的驚叫一邊閃避,後來才發現那些噴出來的東西只是噁心、並沒有殺傷力。
他訕訕地返回喻文州身邊,看到黑髮青年解除了六星光牢,抱著唐柔跪坐到地上。唐柔的皮膚在胚胎死亡的同時,紫紅的色澤像層膜一樣開始融化成水,看起來就像流了一身的血,紅水底下是人類正常的膚色、五官也慢慢顯露出來:真的是個很漂亮的姑娘,短髮俏麗、五官精緻,無怪乎杜明會一見傾心。她歪著頭望著胚胎的方向,嘴裡唸唸有詞。
黃少天很快就發覺不對勁兒,唐柔的氣息微弱、眼神渙散,就像是個將死之人。
「怎麼回事?」
「杜明沒有掏乾淨:她的體內還有東西。」
胚胎在完全離開母體前,和母體是共生狀態,黃少天一聽就知道唐柔沒救了,而且還算是他殺的。他皺著眉頭看著被劈成兩半的胚胎,不甘心地嘀咕:「明明看起來挺完整的……」
喻文州安慰地摸摸黃少天的頭,靠近他的耳邊輕聲說道:「是個符文,我猜杜明把胚胎掏出來時,那個符文還沒完全成形,所以他沒看到。」
黃少天露出匪夷所思的表情:「嘉世的?」
「嘉世教會一定嘔死了,如果沒有杜明,唐柔體內的胚胎很有可能成長成他們期盼已久的神子。」
黃少天頓時覺得心情複雜:他的第一個任務以失敗告終、被害人還算是他殺的,可是另一方面唐柔的體內有個符文,只有神子身上才會有符文、而神子熟成又離不開符文,所以神子是獵人的同時也是別的神子的獵物。
因此各教派都小心翼翼地保護自己的神子,葛洛瑞亞大陸上唯一眾所周知的神子只有霸圖聖殿的韓文清,那是史詩級別的怪物,他殺了所有前去獵殺他的神子,收集到足夠的符文,取得了熟成的資格。
所以眼前有個不費吹灰之力就能入手的符文,其實黃少天很心動。他不由得企盼唐柔的死亡,卻又覺得自己這份心思卑劣得可以,正暗自糾結時,忽然聽見喻文州問:「她在看什麼?」
「什麼東西在看什麼?」
「唐小姐……」喻文州用下巴指了指唐柔歪頭凝視的方向:「她一直吊著口氣望著那邊,那邊有什麼嗎?」
「那邊只有被我砍掉的那個胚胎啊!她不會是對自己懷過的東西有感情了吧?」
喻文州彎下身子將耳朵湊近唐柔嘴邊,但是唐柔早已沒什麼力氣,掀動的嘴唇就像是股執念,別說是聲音、她連氣都吹不出。
「不太像,你過去看看。」
黃少天於是走過去,繞著胚胎的殘骸打轉兒:「這裡就只有這個胚胎啊!還是她惦記著被胚胎吃掉的人?比如她爸爸之類的。可是都糊成一團了,還是你把她帶過來,看看她能不能分出來哪團血糊是她爸的?」
「你到我們上來時,她原本待的位置找找看。」
黃少天依言去找,找了半天竟然真的找到一支婚戒。他將婚戒拿回來,喻文州幫著把唐柔的手抬起來,戒指一套上去,唐柔就闔上眼睛,咽下最後一口氣。
「你怎麼知道她是戒指掉了?」
喻文州卻說:「不是她的戒指掉了,你還記得杜明說唐柔變成四姨時是在婚禮開始前嗎?」
既然還來不及交換戒指,這枚戒指就應該是在杜明身上。黃少天是個聰明人,喻文州一點、他再自己前後一聯想就明白他們見到的杜明不是活人。
饒是一向活力四射、樂觀正面的藍雨神子,在想清楚這一碴後也變得有點兒蔫了,喻文州扛起唐柔的屍體,安撫黃少天道:「等景熙把她體內的符文取出來後,我們一起送她回輪迴鐘塔吧!」
~ The End ~
.10 2018 [翡翠書版]最終妄想 comment0 trackback0

comment

post comment

  • comment
  • secret
  • 悄悄話

trackback

trackbackURL:http://maryvisa.blog118.fc2.com/tb.php/380-0032ee32

Profile

海皇洛琳

Author:海皇洛琳
雜記:Stromata
噗浪:那些沒營養的發言

文章檢索

語法欄位

語法欄位請無視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